山东时时彩开奖结果
當前位置:首頁 >> 文藝評論 >> 正文
臉譜與污名,《都挺好》真的都挺好嗎
2019年04月04日 14:21

  近年來,多部聚焦現實主義題材的電視劇一經上映便成為“爆款”,它們都一定程度上投射了當前的社會熱點現象,并試圖與之對話。而最近這部首次瞄準原生家庭對子女未來生活影響的電視劇《都挺好》,也再一次掀起了社會熱議。它的開頭,以顛覆性的視角,向人們赤裸裸地展示了有問題的原生家庭對子女成長可能造成的創傷。這個獨特又真實的視角,無疑找到了當下社會的痛點。而電視劇里蘇明玉的強硬不妥協,更讓人們為之叫好。

  

  《都挺好》海報

  然而,這部電視劇的結尾卻讓人大跌眼鏡。蘇家眾人被迅速“漂白”,一家人突然其樂融融,蘇明玉甚至還放棄了工作在家照顧蘇父。當初有多少人被明玉的果決觸動,現在就有多少人為她的柔軟失望。也難怪很多人憤怒地登上豆瓣,把當初的五星改為一星。

  

  劇照

  這部劇最終落入俗套,還是因為它最終仍舊無法逃脫主流意識形態的局限,它的立意也最終跌落回對主流意識形態的表達與維護,而并非一開始的積極挑戰。《都挺好》結局的大逆轉讓人不得不重新審視這部劇。不難發現,劇中女性觀不徹底,女保姆形象塑造臉譜化,老年人情欲污名化。

  其說是女性主義視角,不如說是精英主義視角

  《都挺好》里并不存在一個一以貫之的女性主義視角。編劇讓精英女性代表的蘇明玉一步步突破世俗的同時,同時又樹立了一個非常功利市儈的女保姆蔡根花。在電視劇中,保姆蔡根花在買菜錢里做假賬,假惺惺地贊美蘇大強的詩,主動攀附蘇大強娶她,并暗示蘇大強在房產證加自己名字。總之,她不擇手段想要嫁給城里的雇主來完成自己階級的躍升。女保姆成為全劇唯一沒有被洗白的角色。她的存在只是為了制造蘇家的外部矛盾,從而轉移和弱化內部矛盾,最終成為了推動劇情發展使蘇家大和解的犧牲品。

  

  電視劇中的保姆蔡根花

  有意思的是,在阿耐的小說原著中,保姆蔡根花基本上算是老實本分、沉默樸實。蘇大強為了向兒子多要養老費而偽造賬本,而并非蔡根花;彼時,保姆蔡根花在蘇家工作一段時間后,因為兒子即將結婚生子,有了辭職回家的念頭。而蘇大強享受蔡根花的仰望提出盡快結婚,卻遭到了子女的強烈反對。明玉提出,要蘇大強在結婚前把欠子女三人的錢還清,如若結婚,以后也不會供養他的新家庭。蘇大強最終因為擔心生活質量降低,才被迫打消了結婚的念頭。蘇明玉之后也沒和保姆提起結婚和財產的事,只是說讓她好好工作,并且給她加了工資和獎金。直到小說結尾,蔡根花也沒有離開蘇家,只是一直在蘇家盡職盡責地做好保姆。

  與小說相比,劇中的蔡根花則完全成了讓子女三人結成同盟的功能性角色——讓共同反對蘇父親和保姆結婚的三個子女第一次站在同一個戰壕里。蔡根花因為地發現蘇大強實際還要還房貸,而選擇不辭而別。在隨后的情節里,編劇更是把蔡根花的形象進一步丑化,當蘇大強決定拿著賣舊居的30萬元去找蔡根花過日子時(此時蘇大強突然變成了一個單純的渴望愛的老頭),她露出了極端唯利是圖的丑惡嘴臉,嘲笑蘇大強“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

  

  《都挺好》電視劇和原著在保姆形象上的極大差異和刻意丑化,塑造了來自底層的保姆這一角色,蔡根花仿佛被貧窮的原罪所支配,極盡表演和算計。這讓人對看似曾舉起獨立女性大旗吸引女性觀眾的編劇感到失望。這部劇前期所著力塑造的,原來只不過是披著女性主義外衣的精英主義。

  電視劇《都挺好》對出身底層的女保姆的改編也顯示了編劇對于底層女性勞動者貧乏的想象力。她們憑什么不能有豐富的人性,不能是有血有肉的個體?2017年憑借一篇《我是范雨素》走紅網絡的保姆范雨素難道不能成為很好的原型嗎?盡管“命運把我裝訂得極為拙劣”,范雨素也并沒有放棄自己的精神追求。她一邊做著保姆,一邊堅持讀書寫作,獲得了認可與尊重。如果說2017年范雨素形象的出現讓人們打破了對社會底層人物的偏見,而這部2019年的爆款神作《都挺好》則再次刻板化呈現保姆這一角色,不能不說是一種倒退。

  對老年人情欲的否認與污名

  經歷了大半輩子無愛婚姻的蘇大強在妻子猝死后,終于解脫。他想要趁自己徹底衰老之前去追求從來沒有得到過的幸福。然而,在《都挺好》中,編劇從未正視過蘇大強的欲望和需求,而是通過一些情節將蘇大強塑造了成了一個“老不正經"的鰥夫。

  

  蘇大強和蔡根花

  劇中對蘇大強情欲最為殘忍的打壓話語是借二兒子蘇明成的口說出的。蘇明成在得知蘇大強要和保姆結婚后,拎起菜刀去找蘇大強理論,并嘲笑蘇父:"你說她(保姆)圖你什么?難道圖你歲數大,圖你不洗澡嗎?!"對蘇明成而言,他的核心關切是家中的財產不被外人分去,逝去的母親不被背叛,為此,父親的情感生活只能完全與世俗的金錢畫上等號,并不惜攻擊他老去的身體,不惜貶損他“沒有值得愛的地方”。

  無論這些情節是想要迎合觀眾對蘇大強的恨意,還是想要在“惡人有惡報"上做到邏輯的一致性,不可否認的是,老年人的情欲被編排成了無處安放的禁忌品,被認為是不合時宜的笑料。

  

  老年人就不該有情欲嗎?學者張玉萍等的研究表明,老年人的性欲依舊很強,他們甚至會攢錢去嫖娼,而促使他們這么做的最重要因素是情感的溫暖。其實,國外早已有不少以老年人為主角的劇集,它們真實描述了老年人的對情感以及性的需求。在簡·方達主演的《Grace and Frankie》中,年過70的女人格蕾絲選擇了一個非常年輕時髦的交友手段,在相親網站上尋找潛在的對象。格蕾絲收到網友的邀請準備赴約,朋友弗蘭基還偷偷將安全套放進格蕾絲的包包里。《Grace and Frankie》講述老年人的情感生活,她們的感情生活并不比年輕人要少,老年人也能成為有血有肉的欲望主體。

  

  劇中幾處蘇大強觀看廣場舞的鏡頭也都是充滿調侃與鄙夷的。他在參與跳廣場舞的同時也成為觀看的主體——而他的觀看又進一步被妖魔化。隨后,幾個特寫鏡頭將跳廣場舞的中老年女性化作了曖昧的欲望客體,廣場舞隊伍里暗流涌動的中老年人情欲暴露在了觀眾面前——卻是以輕佻的方式。

  廣場舞成了以蘇大強為代表的中老年男性“狩獵”的夜店,來跳廣場舞的中老年男性都如他般“居心不良”。這樣的鏡頭語言和敘事手法不僅將老年人正常的情感需求污名化,同時也將廣場舞“妖魔化”。論文《污名與沖突:時代夾縫中的廣場舞》一文中曾試圖為廣場舞正名,論文認為,對于廣場舞的污名是因為老年人參與舞蹈往往挑戰了社會慣常對他們的期待。社會常俗認為老年人應該是位于社會邊緣的,與感官愉悅無關的,與性無關的;而通過舞蹈,她們追求的是一種理想自我:是處于社會核心的,仍然有感官和性的吸引力,積極健康生活等。兩者的巨大差異導致了他們被污名。

  

  對于《都挺好》這部劇的批判,大部分觀點是從劇集大團圓不符合邏輯,蘇明玉女強人人設崩塌等角度入手的,本文希望從這部劇中對女保姆塑造的懶惰與刻板,對老年人情感訴求的壓抑與污名的角度對該劇進一步提出批評。充斥著對社會邊緣人群的臉譜與污名的《都挺好》,其實挺不好的。

來源:澎湃新聞
【關閉窗口】
山东时时彩开奖结果 彩票数据专业分析器 投注网 二人斗地主在线玩 时时彩对刷是真的吗 麻将二八杠游戏图片 盛大线上娱乐 7mcn足球即时比分直播 老时时开奖结果公布 必中快三计划全能版 西班牙人